阅读历史
换源:

0549两个目的

作品:紫墟圣域|作者:红叶1212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8-16 13:43:14|下载:紫墟圣域TXT下载
  语落,那络腮胡男人却是出现在薛平山的面前,一掌疯狂席卷而来!

  周身杀机,漫天遮地,恐怖无比。

  眼看就要触碰到薛平山,一道残影闪过,红莲在空间荡漾。

  晗兵挡在了薛平山的面前。

  五指张开,宛如雷电划过,太快了!

  直接握住了对方的手腕,混沌之气弥漫。

  那狂暴的气息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困住!

  瞬间消失!

  那络腮胡男人怔住了,根本想不到这个青年居然能阻挡住他的力量。

  他本想挣脱,却是发现自己的力量如石沉大海一般,全部在青年身上消失了!

  他甚至无法动弹!

  络腮胡发现他连体内的灵力都无法凝聚。

  他的瞳孔不断扩大,惊骇的看着晗兵,狰狞道:“你快松手!这可是北玄宗!”

  晗兵没有理会,更没有松手的打算,淡淡道:“我朋友手臂的死气可是你动的手?”

  话语很轻,却是没有任何温度!

  同时,一股死亡的威压蔓延开去,钻心的疼痛,让络腮胡男子脸色扭曲。

  那个络腮胡男人不知为何,身躯竟然在发抖!

  身上衣服全部湿透。

  要知道混沌之气是天地初开的灵气,一般的修者,吞吸混沌之气,轻者修为根基受损,重者爆体而亡。

  他连神皇强者都不一定惧怕,这些灵神又算的了什么?

  他根本想不到这一切竟然来自一个灵神境的小子!

  “我我我……小子,你松手啊!”

  络腮胡男人涨红着脸,突然咆哮出声!

  忽然间,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还没有消散的红莲,随即心中一愣,满脸的惊讶。

  “你,你是当年的傲君主?”络腮胡男子大叫。

  “看来,确定是你了,既然你这么喜欢毁人手臂,今日我就让你尝一尝这味道。”

  没有理会男子的惊恐之色,晗兵的话语就这样缓缓落下。

  晗兵不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,当年的仇家,要是找来,正好省去了不少麻烦,更何况,如今的自己,底牌多多。

  单单一滴青天之血,就足以压爆一位神尊。

  下一刻,晗兵五指之间,混沌之气疯狂的凝聚!

  突然发力!

  “咔咔咔!”

  下一秒,那络腮胡的男人的手腕直接断裂!

  “啊!”

  络腮胡男人疯狂的叫了起来。

  “叫什么,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。”

  晗兵冷笑一声,而后一步跨出,顺着对方的手臂直接推了出去!

  五指并拢硬生生的和对方的肩膀碰撞!

  “噗!”的一声,鲜血爆射开来!

  一根手臂直接被无情撕裂!

  现在晗兵的力量谁能承受!混沌之气谁能抵抗?这就是晗兵的自信。

  但是这远远没有结束,在对方嘶吼之中,晗兵又是一抓扣在了对方的另一处肩膀,宛如鹰击长空!

  “噗噗!”两声,那人剩下的手臂也断裂了!

  整个北玄宗外瞬间荡漾出对方惨绝人寰的叫声。

  “你太吵了!”

  晗兵一指点出,手指宛如利剑,朝着前方横扫而去。

  叮!

  只是顷刻之间,一阵清脆的碰撞声传来。

  轰隆隆!

  恐怖的轰鸣声炸开。

  “噗哧!”

  手指为剑,剑影撕裂开去,狠狠的碰撞在络腮胡男人的身躯之上,他的身躯当场砸飞出去,更是撞在了门口的石狮子之上。

  全身的骨头仿佛粉碎。

  络腮胡男人只能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,甚至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。

 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,快到剩下的七人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  很显然,有人在北玄宗闹事!

  而且闹事之人居然是一个神游境!

  “大胆,居然敢在北玄宗前伤我北玄宗弟子!”

  七人反应过来,下一秒,长剑祭出!

  同时,七人手指掐决,一道阵法符文落于长剑之上。

  符文蠕动,更是写着北玄二字,刺眼的金光直冲云霄。

  同时七人手腕一抖,七道剑意射出,在空中碰撞,更是凝聚出一柄利剑,仿佛破空出现,化为飞虹,朝着晗兵激射而去。

  这利剑宛如阴鬼之声,又如杀戮之音,不断响起!

  这一柄利剑射出的速度,快到了极致!

  如撕裂了空间,带来低沉而尖锐的声音,如死神的镰刀,带着审判的死亡气息。

  随着这一柄利剑射出,只是一瞬间,整个天地仿佛都凝固了起来,北玄宗外,仿佛都定格了下来。

  薛平山只感觉自己如同陷入到泥沼当中,难以自拔。

  眼看利剑就要射向晗兵,晗兵直接迎着利剑而去。

  那七人脸上的表情古怪了起来,这小子竟然还送死!

  要知道这一击结合阵法,一般神皇境强者也根本阻挡不了,更不用说晗兵才是灵神境修者了。

  他们也是看到同伴莫名其妙的受了重伤,不然也不会如此认真!

  就在利剑要穿透晗兵身躯的时候,晗兵本直接抖手,几块灵石被疯狂的抛了出来。

  晗兵眼中涌动着一丝不屑,至于神磁石,这些人没有资格享用。

  一刹那,虚空之上,乌云密布,淡紫色的雷劫之力轰然爆发!

  瞬间形成一道紫色的雷电大剑!

  甚至渐渐实质化了!

  单单威压,远远超过了北玄宗七人的利剑!

  雷电大剑疯狂的冲撞而去!携带着摧枯拉朽之力!

  “这剑气竟然带着万钧雷电!怎么可能!”

  “灵神境修者怎么可能凝聚这种力量?”

  眼看着那一道剑光射出,一切都仿佛都凝固了下来,北玄宗七人目瞪口呆。

  好强大的剑气,好霸道的剑法。

  这就是这小子的依仗?

  “嘭!”

  两股强大的气浪轰然碰撞!

  雷电之力几乎碾压!

  北玄宗七人的利剑彻底消失。

  七人周身被雷电覆盖,全身乌黑,更是纷纷砸在了地上。

  一股烧焦的味道不断蔓延。

  “不好,快通知里面师兄弟!”

  “来不及了,直接通知周长老,师傅不在,今日周长老坐镇!”

  下一秒,其中一人射出一滴精血在大门之上,瞬间,整个北玄宗响起一道道钟声!

  宛如雷音。

  “阁主,事情闹大了,我们现在走还来得及。”薛平山神色严肃。

  他不希望晗兵因为他而出事啊!

  “阁主,听我一句的,您的恩情薛平山一辈子记住,但是为了我得罪北玄宗,真的不值得啊。”

  晗兵看了一眼薛平山,淡淡道:“来北玄宗,不光是为了你,还为了我自己,只是不知道那位长老还在不在北玄宗。”

  薛平山一怔,还没理解晗兵的意识,却是发现北玄宗内涌出几十位弟子!

  这些弟子实力高低不一,有灵神境,有神王境,甚至还有不少少神皇境高手。

  每一位弟子都持剑站立,护在那受伤的八人身前,眸子更是泛着一丝杀意死死的盯着晗兵和薛平山!

  “来者何人,竟然敢来北玄宗撒野!”

  几十人怒吼,头顶更是出现了一道黑虎虚影!

  可见威力!

  就在剑拔弩张之极,一位穿着长袍的老者从北玄宗走了出来。

  老者的出现,气氛骤然改变,所有北玄宗弟子更是恭恭敬敬道:“周长老!”

  周长老点点头,目光落在了薛平山和晗兵的身上。

  当他的视线触碰到晗兵的刹那,一声轻咦之声响起!

  “傲君主,居然是你!你居然没有死?哈哈,修为更是倒退到了灵神境,看样子,你身上有秘密。”

  北玄宗周长老第一时间认出了晗兵!

  虽然事情过去了几十年,但是对他来说却是印象极其深刻!

  毕竟在神界,修炼纯阳功法的人很少,付出代价,来北玄宗要北冥草的人,也极少!

  而傲君主不仅来北玄宗要北冥草,灵木仙子更是出面,找北玄宗长老理论此事。

  傲君主曾经辉煌过,但是当时的傲君主还没有纵横神界,当时低声下气看他一个宗门长老的脸色,那一刻,他受用到极致。

  后来,他怕傲君主报复,甚至准备了北冥草,奈何,晗兵天天被人追杀,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小事。

  傲君主陨落后,周长老甚至经常将此事说出来,在其他宗门长老前炫耀!

  所以他才能第一时间认出了晗兵。

  刚才在里面,他只是听说有人闹事,却是没想到闹事的竟然是神魂碎裂,依旧不死的傲君主。

  而此刻的晗兵,眼眸却是泛着一丝血红。

  一股无形的怒火骤然形成!

  他死死的盯着周长老!

  本以为对方不在北玄宗,却没想到,对方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。

  这一刻,晗兵心中甚至覆盖了一道道杀意!

  那一道道刻薄的话语不断响彻!

  甚至灵木仙子低声下气的样子更是触目惊心!

  周长老自然感觉到了晗兵的杀意,他一步跨出,饶有趣味的看着晗兵:“傲君主,还真没想到,你居然活了,还是灵神境,真不知道你复活的消息传出,神界会怎么样!”

  “不过,也无所谓,把你杀掉,头颅挂在北玄宗门口,也是一件趣事!”

  “不过灵神境对你这种那方面是废物的人来说应该足够了,看来生命女神灵木仙子真的很看重你啊,给你投入了很多机缘。”

  “不过在我看来,这些便是浪费!在一个废物身上,有什么值得!难道她灵木仙子就不需要安慰?不想快活?”此话一出一群人都笑啦。

  “对了,今日你来我们北玄宗,莫非还想要北冥草,治疗你的功法缺陷?我劝你,别做梦了,哪怕你现在是当年的傲君主,把我们北玄宗的北冥草给你,都是我们的耻辱!”

  周长老话语之中充斥着冷漠和嗤笑。

  那些北玄宗的弟子也是跟着笑了起来。

  有周长老在,哪怕是龙,也要老老实实的盘着。

  “对了,灵木仙子不是吵着要和神界为敌,替你报仇吗?说,她去了哪里?只要她浮在我的胯下,让老夫高兴,也许,会赏你一株万年药龄的北冥草。”

  薛平山看了一眼晗兵,他这才明白晗兵刚才那句话的意思。

  看来晗兵真的和北玄宗有恩怨。

  只是晗兵一人,这次可是面对一个宗门啊!

  纵然北玄宗不是神界的顶级宗门,更不是第一阶梯的宗门,但也不容小觑!

  他刚想提醒晗兵几分,晗兵却是抬起头,开口了。

  “说实话,北玄宗这种垃圾宗门我真的看不上。北冥草,也没有必要存在神界啦,现在的我,不需要北冥草这种垃圾。”

  “这次我来北玄宗,只有两个目的。第一,把北冥草通通销毁,你们要做的,只是执行。第二,几十年前,你侮辱灵木仙子,现在更是色心不变,只要你跪下,然后自宫,这件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。”

  晗兵的声音缓缓落下,带着毋庸置疑的不可抗力。

  而那周长老以及北玄宗的弟子表情却是变了。

  他们仿佛听到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。